如父,如师,亦如友——怀念表叔谢璞先生

来源: 2019年04月17日 19:57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文/王铭祥

去年3月7日晚上9时左右,乐军表弟突然从长沙来电,转告谢璞表叔去世的噩耗!一听到后,犹如五雷轰顶,我一时回不过神来,约有十几秒时间拿着手机不知应答!

“喂,喂,听得到吗?”电话里乐军在不停地追问。我猛地醒悟:“听到,听到,表叔昨晚去世了?!怎么就去世了呀!”我全身突然感到一股凉意,眼前一片模糊,仿佛夜晚航行在大海上的船只,感受到前面灯塔光亮的突然熄灭!是啊,谢璞表叔就是我心目中的灯塔,一直指引着我人生的航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▲晚年的谢璞先生

放下电话,我的心情非常沉重,无力地躺在沙发上,表叔那慈祥如父的面容、睿智如师的眼神、亲切如友的话语不由得浮现在我的脑海……

我们谢王两家,虽不是血缘亲戚关系,但因父亲与谢爷爷的师徒关系,两家却胜似血亲!谢爷爷是洞口远近闻名的弹棉师傅,父亲17岁就跟着他学手艺。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谢爷爷带着父亲在高沙古镇开弹棉作坊,两家在一个屋檐下共同生活了二三十年。谢爷爷像对待亲儿子一样对待父亲,父亲与谢爷爷的儿子虎臣、谢璞等也就成为了情同手足的兄弟。1949年全国解放后,谢爷爷带着全家回了青龙乡粹口村老家安居,父亲则留在高沙继续弹棉手艺。从此两家虽各在一方,却相牵相挂。因我出生得晚,一直到读书的时侯都未曾见过谢爷爷和谢璞表叔。

           ▲谢璞先生(下图左)与父母

记得6岁那年,父亲带我到镇上的学校报名读书,一路上对我说:“铭祥啊,现在上学读书了,可要认真发愤呀!要向你谢璞表叔学习啊!”

“谢璞是谁呀?”我偏着头好奇地问。

谢璞是你谢爷爷的二儿子,我的好兄弟。他从小聪明好学,爱读书、会读书,尤其写得一手好文章,现在是全省很有名的大作家,他在高沙蓼湄中学读书的时候就经常投稿了。一天,他带着你哥哥贱贱去理发,贱贱年少不懂事,问了理发师傅很多稀奇古怪的问题。后来谢璞就把这一经历写成了《贱贱理发的故事》,发表在县报上,我们街巷的人读了后都说写得好极了!”父亲带着自豪的口气告诉我。

“是吗?谢璞表叔这么历害!那我以后也要当作家,像表叔一样,也把你们做的事、讲的话都写进文章里!谢璞表叔长得怎么样呀?是不是很神气的那种人?”

父亲说:“以后你见到就知道了。”

从那时起,谢璞这个名字就深深地印在我的心灵里,总觉得他是个很神的人!

第二年夏天的一个下午,我放学走在回家的路上,快到我家附近的时侯,看到一个穿干部服模样的人(那时当地人把中山装叫干部服,即干部穿的服装),提着包裹和一个圆滚滚的大西瓜朝我家走去。与我家紧邻的李三爷突然从门口迎上去说:“这不是谢璞吗?大作家,我们的大作家回来了!”

“李三爷,你好啊!我不是大作家,还只是个小学生呢!”谢璞热情地握着李三爷的手说。

啊,他就是谢璞!还说自己是小学生,小学生不就跟我一样吗!我心目中的大神人怎么这么普通!我在心理嘀咕着。

父亲听到外面的声音,从家里走出来张望。一见到父亲,谢璞就高兴地迎上去:“五哥呀,我想死你们了!快有几年不见了,你们可好啊!这次我到洞口来出差,特意来看望你和五嫂呀!”

我也像看热闹似的跟着进了屋。父亲一眼看到我就把我拉到身边说:“铭祥,这就是我给你说起的谢璞叔,是我们弹匠家走出来的大作家!快来拜师傅!”“呵,这是铭祥小侄,上几年级了?看你这背书包的样子,就像个好学生嘛!”表叔拉着我的手,把我背上的书包取下来,然后拿过一条小板凳,要我坐在他的身旁。那神情又亲切又和蔼。特别是听了表叔表扬我的话,心里好舒服,因为很少有人说我是个好学生。这样,我很快就喜欢上了谢璞表叔。

表叔又问了我学校的情况,比如:老师是谁?班上有多少人?坐在第几排?是与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坐一桌?这些问题我答得飞快。当问到我的考试成绩时,我的回答结巴了:“六……六十多分吧!”

接着表叔又问我说:“喜欢游泳吗?”

我骄傲地说:“喜欢得很!开始我还不会游,老呛水,多游了几次,我就会了,现在都可以扎进水里摸鱼了!”

“是吗!”表叔摸着我的头很认真地说:“你真厉害!其实,读书就像游泳,只要方法对头,读起来也就又轻松又快乐的哟!你用学游泳的方式去读书,包你成绩全班第一!”

我点着头,感觉表叔讲的话又好听又好懂。在他的表情里,比父亲经常严厉的面容多了对我的信任和鼓励,让我感到不是父亲胜似父亲的温暖和惬意。

▲谢璞先生(后排右二)与家人在一起

1973年,我高中毕业回农村当了农民,一度心情郁闷,情绪低落。那年清明,父亲带我到青龙粹口老家扫墓挂青,一起又去看望了谢爷爷。谢爷爷说,谢璞前不久到家里住了两天,问到了铭祥表侄的学习情况,他要铭祥不要荒废了学业,可学着写点文章。听到这话,我心中一热,一股暖流注入心田。原来表叔还一直在关心着我的成长!自此回家后,我也不再郁闷,拿起笔杆开始学习写一些新闻和小故事之类的文章。很快就得到了回报,县报和县广播电台陆续发表了我的稿子,后来我的文章又被《湖南日报》、湖南广播电台和《华南民兵》等报刊电台选用发表。表叔知道后,多次来信肯定我的成绩并指导我多读些写作方面的书。他的鼓励和指点是我当农民期间仍能坚持学习的动力源泉。

1978年,国家全面恢复了高考制度。上大学是我多年梦寐以求的心愿。那时,工农民兵学员是靠推荐上学的,由于父亲是老实巴交的手艺人,在当地无任何背景和关系,所以我也无缘成为推荐对象。看到身边的同学一个个被推荐上了大学,心里好生羨慕。恢复高考的消息发布后,我激动不已,很想一试,但由于我们是特殊时期的高中生,闹革命的时间多,学知识的时间少,很多功课都没有学过,所以,我对高考也产生了畏难情绪,严重缺乏信心。

一天。粹口老家来人带信给父亲,说谢璞在老家住几天,要父亲带我去见他。第二天,父亲带着我步行三十余里赶到粹口老家,拜见了谢爷爷和谢璞表叔。一见面表叔就说:“铭祥呀,机会来了,国家恢复高考了,凭着你的聪明和学识,应该是水罐里捉乌龟了吧!”

我惭愧地说:“我是很想上大学,但我们读高中时,地理、历史等课程都未开过,而理科的数理化功底也很差,只怕考不上!”

表叔听了我的话,若有所思地说:”高考好像作战,不能打无准备之仗。不过也不要退缩,要敢于面对,树立信心,积极备考。”接着表叔建议我主攻文科,要我把历史、地理的书找来突击补火,不懂的再去请教老师,重点内容记下来反复背。

“文学史方面的知识由我来给你补,我们要像战士攻堡垒一样把它攻下来!”表叔坚定的话语、有神的目光,顿时给我增添了几份信心和勇气。

当天下午,表叔就在屋后凉爽的竹林里,摆上桌椅。他说要实行现场练兵。表叔给我出了一道作文题,要我在60分钟时间内写出来。我按照表叔的要求,一个人在竹林里构思作文。60分钟时间一到,表叔就在我身后微笑着说:“时间到,可以交卷了吗?”俨然一个严厉的考官。

表叔接过我的卷子认真地看起来。我在一旁看着他严肃的面容,心里噗噗直跳,觉得自己肯定写得不像样。

十几分钟后,表叔的脸色变得开朗微笑了:“铭祥,还不错,你这文章可以打70分!再在语言的生动性、用词的准确度方面用点工夫,考试过关应该没有问题!”

接着表叔要我坐在他身旁,指点我文章构思谋篇和运用修辞手法的方法及技巧。表叔耐心细致地指教传授,让我茅塞顿开,收益良多。

第二天,刚吃完早饭,表叔就叫住我:“铭祥把钢笔和本子拿出来,我们得抓紧时间补功课,要打胜仗可得准备充足的粮草啊,我来给你讲文学史方面的重点知识,我讲你记。”

那天整整一个上午,表叔从文学的产生到文学史年代的划分,从各朝代的政治历史背景到各时期的名家名作,从先秦汉魏到明清现代。他一边讲我一边记。表叔那渊博的知识、清晰的思路、惊人的记忆让我敬佩不已。他把中国文学史的各个要点给我一一讲解,像久旱的甘露滋润着我荒芜干裂的心田。

离别时,表叔又交代我应如何抓住重点复课,讲究方法记忆,努力做到事半功倍,同时又出了三道作文题要我回去练习。面对表叔如此细心地指点,看到他那充满信任和期待的目光,我感到浑身一股暖流在涌动,全身充满自信和力量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▲风华正茂的谢璞先生

1978年,我终于成功地考上了大学,实现了我梦寐以求的心愿。如果没有表叔当年慈父般的激励我的自信,良师似的传授给我知识,也许我永远与大学无缘!

大学毕业后,我走进了行政干部行列。表叔也常来信关心我的工作,勉励我当好人民公仆,尽心尽意地为老百姓办事,做群众欢迎的好干部。同时也叮嘱我要发挥自己中文专业的特长,多写些正能量的文章。

一次我为洞口一个文学青年的散文写了一篇评论,发表在《廻龙洲》文学报上。表叔看到后,马上给我写了一封信,对我进行肯定和鼓励:

铭祥侄:

你的《读西伯利亚寒流》已读到,观点鲜明,文辞简约,令人欣慰!今后有机会可多写点文章,为精神文明添玉!

6月14日《人民日报》上发表了我的短篇小说《爬窗》,请你看看并希望听听你的意见。

8月份可能会回洞口采访,到时侯再叙谈。

盼望你写封回信给我。

表叔:谢璞

接到表叔这封来信,我无比激动!表叔当时是省文联执行主席,省作协的副主席,工作、创作都忙不赢。然而,他却用贵如黄金的时间来读我发表在小报上的文章,并且还专门给我写信谈了自己的读后感。

表叔看到我在写作上取得一点点成绩,就为我高兴,为我点赞,加以肯定和鼓励,并把自己的作品交给我来写评论,那口吻完全是一种文友之间的交流,在我这个小小的晚辈面前,他竟如此的谦逊,没有一点大作家的架子!表叔的襟怀是多么的博大和宽广!

回首与表叔交往的情景,我辗转反侧,夜不能寐,他那亲切的面容在我脑海中久久不能离去!是呀,表叔在我心目中永远是一个崇高的偶像,一座不灭的灯塔!他的人品和作品永远充满无穷的魅力,永远指引和启迪着我们晚辈和后人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9年4月雨夜于邵阳


         ▲谢璞先生(后排右二)与家人在一起
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▲ 谢璞先生(前排中)与文友在一起

【作者简介】王铭祥,邵阳市文化创意产业协会会长,曾先后任洞口县委副书记、新宁县委副书记、邵阳市文体广新局党委书记、局长。

编辑:王龙琪

评论

全部评论0

热线:0739-5321313 QQ:1418522218 Email:1418522218@qq.com

Copyright (C)2010-2014 sytv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邵阳市委宣传部主管 邵阳广播电视台主办 邵阳传媒网版权所有

备案/许可证号 湘ICP备14004212号-1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 湘备201400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 湘备2014001号